两会娜么说第十二期:“宝宝”不快乐,咱得这么办

两会娜么说第十二期:“宝宝”不快乐 ,咱得这么办

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赵婀娜 周林怡 李泽文 胡婷 赵婷玉

又到一年两会时,听听两会“娜”么说。各位好,我是老娜。今天我们 继续用声音的方式记载 两会,感知两会。

今天是3月14日,2019年全国两会已近尾声。采访本年 全国两会的记者都有这样一个切身的感受,部长们的话越来越接地气,越来越生动鲜活。

您看,四川省生态环境厅厅长于会文一句“你管家中,我管天空”把环保战线工作人员的辛苦不容易 ,把自己对家庭与夫人的愧疚鲜活呈现;生态环境部部长李干杰一句“开方剂 吃药,药一定要到根子上”,说的是推进污染防治攻坚战要真正找到痛点、难点;国家文物局局长刘玉珠一句“博物馆现处于‘成长 期的烦恼’”,道出当时 博物馆千篇一概 、人满为患的问题……而其间 ,最让人印象深化 的,当属部长通道上,教育部部长陈宝生一句“学生不快乐 ,就是‘宝宝’不快乐 ,‘宝宝’不快乐 ,结果很严峻 。”

生动的比喻、诙谐 的语句,让人会意 一笑的同时,也引发了各界关于怎么 减轻学生过重课业担负 的考虑 和评论 。

学生课业担负 过重,是教育界一道久攻不克的难题。据2019人民网两会调查,“教育改革”排在热词榜第四位,其间 ,五分之一的网民选择了“中小学生减负”这一选项。怎么 “减”去绑缚 学生心智的枷锁 、让学习真正成为一件快乐的事,长时间 以来,成了千千万万的老师、家长和学生们的一起期盼。

减负,既是一个老课题,也是一道新命题;既事关社会意 态,也关乎教育环境与次序 。正如陈宝生部长所说,“学生过重的课业担负 ,是多因一果的综合征,要多方面发力来综合整治”。

切实解决减负这道难题,需要明确的方针 和果决的情绪 ,“减负难减负难,减负再难也要减,假如 今天 不减负,明日担负 重如山”;切实解决减负这道难题,更需校园 、老师、政府、家庭和社会各方的努力,下决心、出实招、施重拳……

为此,陈宝生部长开出了明确的药方:就校园 来说,要坚持正确的办学方向。严控课程门类和总课时,解决开哪些课,开多长时间的问题。严控课程容量和难度,即每门课讲多少内容,讲到什么水平。同时严控非零起点 教学;就老师来说,要干好两件事,一是严厉 依照纲要 和课程表教学,一是严控作业数量和难度;就政府来说,要在质量规范 、课程教材、考试招生、评价体系以及本质 教育引导等方面深化改革,从底子 上来解决担负 过重的问题。同时推进城乡义务教育均衡开展 ,为减负奠定基础;就家长来说,要有科学的教育理念,对孩子要有一个合理的预期;就社会来说,不要传达 似是而非的教育理念、不要给一些不良机构做代言人、不要给号称懂得教育的“大忽悠”助力。

您看,这药方,是不是切中要害,直指问题本源 。

围绕“减负”以及中小学生的健康开展 ,两会期间,代表、委员们也纷乱 建言献策,提出不少真知灼见。

“教化之本,出于校园 。”校园 作为提高 教育质量的“源头活水”,应当担负起培育 学生的主体作用。为此,梅国平委员谈到,校园 的办学理念、教师绩效评价方式及对学生学业评价选拔方式都可能形成 学生担负 添加 ;麻建国委员指出,要合理规划学生在校时间,提高 弹性离校原则 效能 水平;李静代表表明 ,校园 应主动作为,担负起学生的部分课外效能 和课外培训;韩平委员认为,校园 里一些没必要 要的校园活动,应从国家层面进行统筹整合。

“校内放羊、校外厮杀”,管理 教育培训机构仍需常抓不懈。陈众议委员认为,应当“斩断校园 和教育机构之间的链条”;刘希娅代表认为,应联合有关部门,排查撤销 在职教师参加 居家型培训机构;李和平委员提出,关停或整改相关培训机构后,还需对其进行分类、明确功用 和职责规模 ;胡卫委员建议,尽快出台在线教育法规政策,完善办学资质准入原则 ,提高 行业自我规范能力。

“家庭是人生的第一所校园 ,家长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。”家长的焦虑无形中助推了学生担负 的加剧 。为此,梅国平委员指出,“要引导家长树立正确的教育观、人才观和育儿观”;张雪委员建议在幼儿园、中小校园 建立家庭教育咨询室,解决家庭教育辅导 “终究 一公里”的问题;邓丽代表则呼吁加速 立法,提高 家庭教育方位 、明确家庭教育核心内容、规范家庭教育行为。 

形成 学生课业担负 重的原因还有很多,更需多方合力推进、久久为功。唐江澎委员提出,要发挥教育评价的“指挥棒”作用,从源头上寻找减负的长效机制;沈开举委员表明 ,要紧紧抓住教育开展 不充沛 、教育资源不平衡的“牛鼻子”,在分配资源时向教育不发达的区域 和非名校倾斜;胡卫、杨扬、冯远征等委员也从“添加 写字课”“建立校园体育联赛”“将艺术教育融入中小学讲堂 ”等方面,为提高 学生的综合本质 献策。